亏损26亿,一起教育流血赴美上市背后,在线教育难迎终局

发布时间:2020-11-17 阅读:(35492) 来源:今日财经网整理

文|AI财经社 方璐

编辑|董雨晴

花花今年上小学一年级,刚和学校班主任说完“老师再见”,到了家还得自觉打开电脑跟另一位班主任线上见,到底什么力量吸引一个6岁孩子乐意放了学继续学习?

“80后妈妈”杨华燕对AI财经社说:“花花目前对上直播课很积极,主要原因是线上课程由四个动漫人物演绎生活各种场景,以动画片形式穿插知识点,花花感到很有趣。”

花花是中国接受在线教育的数亿孩子中的一个。据今年9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81亿,占网民整体数的40.5%。

中国有庞大的为在线教育支付费用的家长群,“杨华燕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是驱动在线教育创新公司前进的动力。在线教育机构为不断扩张实施的营销手段,令家长眼花缭乱,同时自身亦陷入更焦灼的行业竞争。

为获取更长远发展,摆脱竞争对手围剿,不少在线教育公司正在谋求上市,以期吸纳更多资金面对新的竞争。近日,中小学生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上海一起作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其母公司一起教育科技(北京一起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以证券代码“YQ”在纳斯达克上市。近几年亏损面不断扩大的一起教育科技,此次能否登顶成功?

一起教育流血上市背后,在线教育难迎终局

成立于2011年的一起教育科技旗下产品,有基于学校教育平台的一起小学、一起中学,也有基于家庭教育平台的一起学以及中小学在线学科辅导平台一起学网校、社会教育平台一起公益等。

截至目前,一起教育科技共完成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顺为资本、老虎基金、H Capital、淡马锡、DST、中信产业基金等,合计融资规模达到4亿美元。其中,真格基金持续参与5轮投资。

(图注:一起教育科技招股书截图)

此次IPO前,一起教育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畅持有17.1%的股份,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持有5.8%。机构股东中,顺为资本持股20.2%,H Capital、中信产业基金、淡马锡分别持有12.3%、11.6%、11.2%。值得注意的是,刘畅曾担任新东方分校校长、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兼沈阳新东方校长,而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则曾担任一起教育科技董事长,其已于2020年7月辞职。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一起教育科技的产品已覆盖国内360座城市的超70000所从事K12教育的学校,而去年全国的中小学总计仅22.6万家。今年上半年,其课内教育产品覆盖约56%的小学、约60%的初中以及约7%的高中。按付费人数和总订单数算,一起教育科技已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成国内前五大课外在线教育服务商之一。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此次赴美上市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银证券。2020年前三季度,一起教育科技收入为8.08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14亿元增长277.48%;净亏损9.75亿元,比去年同期的7.86亿元扩大24%。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对AI财经社表示,一起教育科技通过产品、技术、内容,实现校内校外结合,线上线下打通,为学生、家长、老师提供综合智能学习空间。

陈礼腾进一步分析称,一起教育科技通过采用“校内+课后”整合模式,拥有包括学校教育平台“一起小学”、“一起中学”;家庭教育平台“一起学”以及中小学在线学科辅导平台“一起学网校”、还有面向社会教育的“一起公益”。这与猿辅导(旗下产品有猿辅导、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AI课、猿编程)、作业帮(旗下产品有:作业帮、作业帮直播课、作业帮口算)的K12矩阵式布局类似。但从公司体量上,后两者估值均在百亿美金以上,是一起教育科技的三倍之多。

一起教育科技为何选择此时谋求上市?陈礼腾认为,此番上市,一方面是正是抓住了疫情下在线教育红利期,同时也是为未来愈加激烈的竞争局面补充弹药。

烧钱换增长,排位竞争愈演愈烈

据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4858亿元。仅以在线青少儿英语教育为例,截至2020年4月,该市场规模达到260亿元,用户规模约580万人,市场渗透率达22%。预计中国在线青少儿英语市场渗透率将达到37%,2022年将达到51%。

“在线教育”并非新词汇,美国是在线教育发源地,早在1998年,在线教育就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从北美、欧洲迅速扩展到亚洲地区,在线教育英文名称E-Learning中的“E”代表电子化学习、有效率的学习。

随着智能化、数字化不断普及,近几年在线教育产业规模不断扩增。尤其是今年面对疫情挑战,孩子们在家上网课成了每日必需。疫情这一全球灾难,成为进一步催化在线教育市场的良机。后疫情时期,驱动在线教育发展的仍是持续高涨的家长需求。

据杨华燕介绍,家长给孩子们购买在线教育学习不外乎“为孩子补课”或“成绩拔高”两种目的。她为花花购买的是猿辅导的在线课程,每周固定时间段打开APP,使用手机或电脑登录均可,老师会一边与孩子互动一边讲课,课后还配有班主任,也就是加入班级微信群,老师在群里会帮孩子解答问题,如果实在不理解,还可以和班主任微信语音或打电话。

对于收费问题,杨华燕称,不同的年级收费也不同,比如小学一般一门课程全年系统班收费2500元(优惠后),频次约一周一次,一次两个小时。平均算下来,每小时收费约25-30元左右。但如果是高中生,“可能平均上一次课要60-80元”。在她看来,在线课程“比普通辅导班的价格相对划算”,而且具有课程内容灵活、创新性强等优势,不像学校的课程仅局限于书本。这也是花花能够坚持一周上一次在线课堂,全程2小时且参加随堂4个题测验保持较高注意力和浓厚兴趣的主要原因。

花花所使用的猿辅导算国内在线教育头部公司之一,今年3月,猿辅导完成G轮10亿美元融资,仅过半年,10月22日,完成两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而在G轮融资完成后猿辅导估值即达到78亿美元。

目前,猿辅导成为中国未上市教育企业中估值最高的创新公司。作为资本追捧的对象,猿辅导先后获得IDG资本、经纬中国、新天域资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华平投资集团以及腾讯的投资。高速发展中的隐忧则是,猿辅导与其它同类企业面临同样一个“营销费用高企”的困局。夺取更多家长注意的代价是,去年仅一年其营销投入即高达14.9亿元,到了今年,这笔营销费用却不够使用三个月。

在线教育面临的这一营销费泥潭与电商企业发展初期大规模烧钱异曲同工,能够持续获得资本青睐,并最终走到最后成为行业领头羊并非易事。比如,一些同类在线教育品牌遭机构频繁做空、涉嫌虚假广告陷退款纠纷,以及创业公司最不愿碰到的噩梦——资金链断裂。

在陈礼腾看来,在线教育前期投入大,盈利困难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因为前期在获客、构建平台等方面都要持续投入,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常态,随着行业发展,优胜劣汰,平台才会逐步从粗犷式发展走向精细化运营。

正在谋求上市的一起教育科技合计亏损近26亿元,据陈礼腾分析,一起教育科技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9个月,净亏损分别为6.56亿、9.64亿以及9.75亿元,亏损呈持续扩大趋势。持续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经营费用的不断上升,而这或与行业竞争加剧的现状有关。

陈进一步分析称,国内在线教育竞争激烈,目前形成了四个“派系”:分别为学而思网校、跟谁学、网易有道、新东方在线等已上市企业;猿辅导、作业帮、vipkid、掌门1对1等“独角兽”;编程猫、阿卡索等“千里马”以及字节跳动、腾讯、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

至于亏损是否会影响一起教育科技上市进程,陈礼腾表示,近年来,跟谁学、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公司纷纷上市,上市是平台发展到一定程度的选择之一,一起教育的上市也是如此。他认为,“一起教育科技融资已到E轮,越到后期融资愈发困难,因此一级市场会转向二级市场。该公司选择美股上市,与其财务业绩相关,亏损上市的公司不在少数,只要符合上市要求,都能成功上市。”

据日本《日经亚洲评论》11月刊文称,中国排名前五位的在线教育企业本月总估值约为360亿美元,较去年底增长180%。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有望增长22%,达到4230亿元,用户数量将增长23%。

(注:文中花花、杨华燕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Tags: 赴美,在线教育

相关推荐

亏损26亿,一起教育流血赴美上市背后,在线教育难迎终局

华为断臂自救,荣耀艰难求生

10月全国规上企业酿酒344.41万千升,同比降6.30%

中航光电上市13年股价累涨26倍 资本助力补缺净利连续13年增长

凯盛新材主营收现比上限70%分红猛 专利诉讼一审败诉

>>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相关阅读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