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处置不良资产 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

发布时间:2020-10-18 阅读:(12927) 来源:今日财经网整理

本报首席记者 梁文艳报道

支持实体经济并在保卫资产质量上寻求平衡,是今年上半年金融机构高度关注的点。

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各地银行业不良资产也在不断上升。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表示,预计今年总体杠杆率和分部门杠杆率都会出现较大反弹,金融机构的坏账可能大幅增加。由于金融财务反应存在时滞,目前的资产分类尚未准确反映真实风险,银行即期账面利润具有较大虚增成分,这种情况不会持久,不良资产将陆续暴露。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74万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124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4%,较上季度末增加0.03个百分点。尤其是农商行的不良率达到4.22%,较上季度末增加0.13个百分点;民营银行的不良率也从上季度末的1.14%增长到1.31%,增加0.17个百分点。

此外,有权威数据也显示,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处置不良贷款1.1万亿元,同比多处置1689亿元;计提减值准备1.3万亿元,同比增长34.4%。

风险可控

从已发布的17家地方银保监局披露的当地银行业在二季末的不良贷款率来看,二季度末的平均不良率为2.01%,较一季末的平均值1.96%下降5基点,整体信用风险依然在好转,资产质量改善。

而事实上,当前,银行业资产质量分化较为明显。数据显示,不同地区的不良贷款率差异较大。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资产质量比较好,不良贷款率处于1%以内。处于西部地区的甘肃则远高于其他地区,不良率达到7.71%,不过从甘肃省不同类型银行的不良率来看,大型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为1.68%,股份制银行为2.21%,城市商业银行为2.17%, 不良率相对较高的银行则主要是农村金融机构。

数据还显示,山东、山西、海南、天津、广西、河北等地处于2%-3%区间,江西、湖南、贵州、深圳、重庆和厦门则处于1%至1.5%之间。

中银国际报告认为,由于疫情对资产质量影响的滞后性,以及经济不确定性背景下监管对银行风险抵御能力要求的提升,下半年不良资产风险暴露速度较上半年将有加快。

随着不良资产上升,不少地方银行业加速了甩卖自有资产。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一段时间,近20家地方银行公布自有资产拍卖、转让或拍卖招标信息。例如港股上市银行江西银行和九江银行近日向江西当地AMC出售共80亿元不良资产,并签订不良资产转让协议。

此外,根据建湖农商银行日前发布公告显示,根据闲置房产处置工作需要,将委托盐城市神通拍卖有限公司对建湖县草堰口社区原信用社营业楼等14处闲置房产进行公开拍卖。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当前不良资产上升,各银行也面临压力,但风险完全可控。前不久,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一直在对不良贷款进行密切跟踪和分析判断,并进行了压力测试。整体看,尽管受疫情影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会有所上升,但不会出现大幅上升,整体幅度可控,对经济造成的风险不大。

在肖远企看来,今年银行贷款增速不会太低,不良贷款率虽然中短期会有所反弹,但长期影响不大,且银行有较高拨备,不会对利润造成太多侵蚀。银行也不一定要追求太高利润,保持合理的利润增速,满足资本补充就可以了。

处置不良资产力度加大

不可否认,加速出清不良资产,则意味着银行业的“轻装上阵”,对此,郭树清近日表示,今年将加大对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全年预计银行业要处置3.4万亿元,去年同期为2.3万亿元。他指出,金融机构要采取更审慎的财务会计制度,做实资产分类,充分暴露不良资产。日常监管上,不简单将不良率上升作为评判标准。要利用拨备监管要求下调腾出的财务空间,加大不良资产处置。

近期,银保监会就《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在相关机构征求意见,将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严禁在转让合同之外签订抽屉协议或回购条款等,杜绝虚假出表、虚假转让、逃废债务等行为,不得违规向债务关联人进行利益输送、转移资产。

针对处理不良资产,监管部门要求,坚决治理各种粉饰报表行为,督促银行做实资产分类、真实暴露不良、足额计提拨备。疏通不良资产核销、批量转让及抵债资产处置等政策堵点,指导银行采用多种方式加大不良处置。

地方层面,记者注意到,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管局、人行成都分行、四川银保监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金融机构加快不良资产处置若干措施》,并提出将加强对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化解工作的考核,督促各银行机构尤其是高风险银行机构化解存量、严控新增,防止不良资产“边清边冒”;对金融机构高管和股东的金融违法行为,及时采取监管措施并依法移送司法机关;督促金融机构通过现金清收、重组、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加大不良资产化解处置力度等10条具体措施。

“加速处置不良资产有利于宏观经济稳定。”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疫情冲击和经济波动下,随着不良资产规模的加大,金融部门承担的压力也较大,只有处理好了不良资产,那些优质资产才能在经济运行当中得到应有的价值,有助于市场的出清和运行,保证市场经济平稳运行。

也有观点认为,除了加大风控和贷后管理外,还在加大不良资产的核销等处置力度,以保持资产质量的相对稳定。

何代欣认为,不良资产不等于没有价值,在处理不良资产方面,一方面,要利用市场机制去处理不良资产,当前在市场当中有不少愿意去处置这类高风险资产的机构,可以让他们积极参与;另一方面,在处置不良资产的时候,要预防国有资产的流失。因为有不少不良资产是与国有资产相挂钩的,因此,监管部门还要监督好资产的品质,做好外部评估,防止金融机构和一些相关部门相互串通,导致国有资产被不妥当地处理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据记者了解,在应对措施方面,银保监会将提早谋划,积极应对,做实资产质量分类及备足抵御风险措施,要求银行采取多种方法补足资本,提前加大拨备提取,提高未来风险抵御能力,加大不良处置力度,防止新增不良过快上升,减少贷款损失等措施。

Tags: 实体,不良资产,能力,金融,经济

相关推荐

加快处置不良资产 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

辉瑞称11月将申请紧急使用授权 有望成为美国首个上市疫苗

京东数科上市首轮问询“答卷”:与蚂蚁集团有本质区别、信用风险损失有限

金钟:打倒偶像产业,就能提升中国文娱产业的格调吗?

4天!创业板注册制“深圳速度”来了

>>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相关阅读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